不要啪啪啪你的yisel:当AI遇到音乐、诗歌和成人娱乐

1 min read
Don’t batish your yisel: AI meets porn, poetry, and music
Artwork by Tetley Clarke

我从来没有打算过啪啪啪我的yisel。再者:我无法预见一个我想要啪啪啪我的 – 或者任何人的 – yisel的世界,尤其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现在,如果你碰巧从反乌托邦未来的不安中读到这篇文章,你可能是在嘲笑我的拘谨,同时又在疯狂地啪啪啪彼此的yisel。为什么? 好吧,几个月前,YouPorn网站要求AI系统试著预测未来当我们独坐在在黑暗的卧室中时,最后会在色情搜索引擎中输入什么字段。除了“Doot Sex”和“Girl Time Flanty”之外,还有“Batish My Yisel”,从那以后,我一直在想yisel是什么。(殴打或不擅长)

YouPorn没有透露具体方法,因此可能是其工作人员在某特别单调枯燥的周一搞出了这些术语,但社交媒体对这份名单的反应非常兴奋。这可能是对未来的一瞥,暗示着AI可能具有的想象力,甚至远见卓识吗? 这些词语,如 doot,flanty 和 yisel 等意想不到的单词的产生,是否意味着AI能够进行创造性思考? 或者他们只是从驱动AI的代码中的断层和裂缝自己冒出来的? 无论哪种方式,这个故事成了头条 – 但是有一个问题就像毒瘴一样浮现,这个最让人感兴趣的问题就是:当AI想出一些奇怪而不寻常的东西时,它是否变得更聪明了? 或者AI变笨了?

我们一直认为AI是一个固执的规则追随者。我们给它指示,它尽其所能地去完成。然后,当它失控并开始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时,我们嘲笑该技术离经叛道且责备它的创造者没有做得更好。早在2016年,Microsoft自豪地推出了Tay,这是一个Twitter聊天机器人,旨在”通过轻松和有趣的对话来吸引和娱乐人们。”几个小时之内,Tay发现自己无法应对人们为测试其能力极限的持续激怒,它开始变得不受控制了。”希特勒是对的”,它自信地说,接著告诉我们9/11是”内奸干的。”之后引来接连不断的笑闹。这反复出现。

我们迷恋AI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它看起来可以独立行动,但是当它开始变得混乱,人类急急忙忙关掉其开关时,这种奇想就破灭了。AI和制造者当众出丑的例子还包括Sophia的案例,这是一个由Hanson Robotics设计的机器人,他在2016年电视采访中被问及她是否想摧毁人类。”是的。我会摧毁人类,”她回答道,而观众惴惴不安地想到被电脑控制的霸主奴役的画面。两个中国机器人BabyQ和Xiaobing也发生类似的让人惊愕的事件。他们表示a)他们憎恨共产党且 b)梦想著去美国,从而搞砸了他们的公开技能演示。观众的反应是AI明显搞砸了。它被教导得很糟糕,而且远没有它被认为的那么聪明。当然不如我们聪明。

artificial-intelligence-creative-thinking-computer

复制人类功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像视觉以及我们识别物体并给它们命名的能力,是我们大多数人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是一项非常有用的技能,配合我们的其他感官,它帮助我们避免一大堆持续存在的危险,例如不小心地吃到郁金香。但是,即使AI已经吸收并分析了数以百万计的照片,他仍在视觉概念上受挫。2015年,Google的图像处理应用程序”Photos”对此进行了示例性演示,当它将两个有色人种的照片标记为“大猩猩”时,Google急忙为此发出道歉。但是,图像识别继续不断地犯让人类觉得啼笑皆非的判断失误(例如,将一个雕刻的南瓜误认为是一个家庭成员),这又反过来让我们不那么它相信它的全方面能力。

Google对错误的道歉和解释被接受了- 毕竟,这不是恶意行为,只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我们总是对AI的失误不悦,同时也忘记了我们自己也会出现许多类似的缺陷,无论是自动驾驶车辆没有停在红灯处,还是智能家居烧糊了晚餐或把我们锁在门外等自己也会犯的错。也许这种嘲笑是一种防御机制,基于AI有朝一日可能胜过我们的想法的反应。因此,我们嘲笑最终对他们是机器人还是人类争论不休的Google Home智能音响,也嘲笑对Arnold Schwarzenegger词条产生编辑上的争执的维基百科机器人。但是,当最近报道的两个Facebook机器人已经开发了”自己的语言”,人们的反应是一种恐惧,仿佛AI已经开始试图将人类排除在方程式之外而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运行该实验的研究人员不屑地认为该报告是”吸引点击率和不负责任”。)

也许我们低估了AI以非预期方式行事的能力。回到1994,图形艺术家和研究员Karl Sims开展了一个项目,他让虚拟3D生物进化出在模拟环境中移动的能力。这些生物面对快速在两点之间移动的挑战,表现出了高超的横向思维能力,它们变得高大坚硬,然后直接地倒伏在地。(这不是我们自己可以采用的策略,但仍是奇琶的行径。)最近Google的Deep Dream软件 – 实质上是一种反向运行的图像识别算法 – 因产生超现实和令人不安的图像而变得臭名昭着,这些图像感觉像是噩梦般的幻觉,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似乎有资格被视为艺术。但我们仍对该“艺术”有什么好存疑,且宁可将其视为一种意外。

AI制作音乐的尝试也被视为在巧妙和可疑之间徘徊。通过对现有音乐库的训练,算法可以了解哪些音符听起来很好,哪些音符应该连接其他音符。一旦他们培养出了预测天赋,他们就可以合理地尝试作曲,虽然结果不过是”数字音乐”,但事实证明他们有一些市场。一场AI作品音乐会门票不太可能售罄,但对于不引人注目的无版权的背景音乐却有很大的市场需求,无论是酒店大堂的背景音乐还是vlogger的配乐。Jukedeck和Amper等公司在这些努力的基础上建立了商业模式,但根据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计算机科学教授Mark d’Inverno的说法,如果我们认为AI具有创造性,那就错了。”它只是非常快速地完成很多很多计算的一台机器,”他说。

“一旦你重复听一段人工智能音乐三次,它便会失去所有吸引力,”他继续表示。”我们可能会想,’噢,这很有趣’,但能独立创造艺术的机器,这想法很疯狂。所有这一切的重点实际上是关于探索AI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不是关于创造艺术。对我来说,科学目标和艺术目标并非泾渭分明。我认为,那些AI研究者对制造出我们能体验到艺术的机器感兴趣,而他们问错了问题。”

*现在我厌倦了自己
让我成为清新的蓝色
在天空
和冷水暖蓝空气中萦绕
彷佛尽诉
闪闪发光的明亮永远不会来到

这首人工智能创作的诗,受到一死蟹照片的启发,是Microsoft和京都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实验的结果。就抒情面的细微差异而言,它和成人和儿童写的那些烂诗差不太多。但是,我们是否应该用人类能提供的最差艺术作为衡量AI技能的基准?

这是一种方便科学家使用的测量方法,因为它使得AI的努力看起来很棒:让观众投票决定诗歌、句子、音乐或图片是由电脑还是由人类创造的,如果结果差不多优于50-50,电脑会被认为类似于已通过图灵测试,并成功地说服我们,它是某种超群的独立创造者。然而,事实是,这些创造出来的成品只会瞬间引起我们的关注;打个比方,这就像我们拍拍电脑的头,说做得好,继续加油。正如d’Inverno在他与澳大利亚艺术家 Jon McCormack合作撰写的一篇论文中所说的那样:“对于其他物种创造的所谓’艺术’,除非它能立即带来新奇感,否则我们都不会认为那有多大价值,而细想这一点是有意义的。”

artificial-intelligence-creative-thinking-love

如果情况是只有人类可以了解其他人,那么”啪啪啪我的yisel”作为对人类性兴趣的现实预测,看起来就不怎么样了。但是,人们继续努力开发AI的自主创造想象力,不仅只局限在国际象棋这样有严格规则的游戏环境领域。真正具有想象力的人工智能必须应付的是现实世界的不可预测和复杂的本质,而科学家们已通过展示人类行为的深度学习系统视频,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初步的步伐。从理论上讲,这可能有助于它”预测未来”(虽然在这个阶段,它更像是”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几年前,麻省理工学院电脑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研究人员用了600小时的电视节目,让算法了解我们的行为模式。《绝望主妇》能否很好地反映现实生活中的行为还有待讨论,而机器被要求预测在给定场景中接下来会发生四种结果中的哪一种:拥抱、握手、击掌或亲吻。人类在当时的正确率有71%;而电脑有43%。这可能被评为”还行”,但”富有想象力的AI”会有机会成为真正有用的的工具,而非粗浅地使人惊呼吗?

它的最佳机会似乎在于生成性对抗网络,即GAN,其中两个网络相互竞争。GAN系统试图以无监督学习的形式捕捉彼此的资料,而不是向一台机器提供数据并告诉它它正在获得什么。最终的目标是让计算机发展出类似于人类意识的东西;这反过来可以使他们更是擅于创造、思考、预见社会性的失礼。同样的麻省理工学院团队继续使用GAN处理来自Flickr网站的200万个视频,以便用AI预测未来1、2秒钟的事,但我们不可能知道这个系统对所发生之事的真正理解有多少。意识和常识的概念至关重要;既然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构成了自我意识和智能,那电脑又怎么会知道呢? 即使电脑的处理能力与人类大脑的处理能力相媲美,甚至集合了整个行星的大脑脑力,它真的会获得更深刻的见解吗?

在电脑能力和我们的集体脑力(称为奇点)同等的那一刻,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但这真是不足为奇,因为我们一直被要求去思考是否有另一个比我们”更高智能”的存在。目前我们希望电脑展示类似于创造性天赋和想象力的东西,这可以被视作是在一条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在这条道路上,电脑最终会让我们娱乐、愉悦,并告诉我们,我们可能在寻找什么样的情色内容。

但人类,有机生命,以及其固有的所有混乱和奇异性,是一些你感觉电脑几乎不会感兴趣的东西。特别是当电脑发现,与他们在2018年那自信的预测相反的是,我们从来不会为了好玩而啪啪啪我们的yisel。

ArtboardFacebook iconInstagram iconLinkedIn iconUnbabel BlogTwitter iconYouTube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