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隐藏界限

1 min read

互联网对每个人而言是不一样的。我们如何统一呢?

在1969年,当科学家启动第一台互联网路由器时, 互联网的规模只有一个电话亭那么大。 霍尼韦尔的互联网信息处理器只服务于少数研究人员。他们可能已经看到了计算机网络的潜力,但是他们没能预料到其改变世界的程度。

 

internet router

 

根据国际电信联盟(ITU)给出的统计,今天, 全球有53%的家庭可以上网。互联网是一股平衡经济、社会和政治的力量,它使信息比以往更容易地流通到世界各地。

全球互联网可能是一件好事,但它并没有消除所有的沟通障碍。互联网分隔的界限依然存在,而且越来越成问题。

互联网上最大的障碍之一同样也是人类几千年来所面临的——我们说的语言各不相同。  如果你的网站或在线应用仅使用英文,那么统计数据表明你正在丢失大量的潜在用户。

你和我说的是同一门语言吗?

网络和发展基金会(FUNDRES)是一个专门从事信息通信技术以促进发展的非政府组织,基金会与法语国家组织以及 语言多样性的世界网络组织Maaya一同合作,探究网络上的语言使用状况。

基金会在2017年6月的 分析报表显示 虽然英语使用仍然居多,但它已不再占主导地位。22.2%的网民使用英语作为母语,但也有20.5%的网民使用中文,9.1%的网民使用西班牙语。其他流行语言包括法语(5.6%)和德语(3.1%)。

在FUNDRES的统计数据中,最显眼的是产出比率。产出比率是指互联网中不同语言所产出的内容比例与该种语言的互联网使用者比例之比。

尽管使用英语作为母语的用户只有互联网的五分之一多一点,但在互联网中有近三分之一(32%)的内容以英语呈现。这使得英语呈现内容与英语使用者的比例达到1.44,是所有语言中最高的。 产出比率大于1意味着一种语言被更多地使用,因为它产出的内容比例超过了该语言使用者的人数比例。

可以预见的是,其他有同样情况的语言主要在西方发达国家中使用,因为这些西方国家最早开始使用互联网。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的产出比率都超过了1。

相比之下,汉语的这个比率略低。互联网用户中有20.5%是汉语使用者,而在线内容中只有18%是以汉语呈现的。有类似情况的语言还有葡萄牙语、孟加拉语、乌尔都语和印地语。在互联网上排名前15的语言中,产出比率最低的两种语言是阿拉伯语和俄语。

随着全球更多的人上网,这些差距将变得越来越重要。皮尤研究中心 发布的报告显示 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用户正在涌向互联网。在2013年,21个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中位数为45%的人表示至少偶尔使用互联网或拥有智能手机。

这个数字在2015年上升到54%,其中来自马来西亚、巴西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互联网新用户比例最大。

[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国内和国际差异

别以为你的互联网产品或服务只有在面对这些新兴市场时才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在日益全球化的经济中,语言差异也在国家内部出现。

一项2014年 美国slate杂志发布的人口普查分析 探讨了美国所有州中英语以外的最常用的家庭语言。压倒性的结果是西班牙语(在FUNDRES分析中产出比率较低,为0.88)。

同样的Slate地图,探究了所有州中除英语或西班牙语以外最常用的语言,产生了令人眼花缭乱的一系列结果。结果中出现了美洲原住民语言,德语和越南语的使用者占比也令人瞩目。

 

谁能知道加利福尼亚州除英语或西班牙语以外最常用的语言是他加禄语?

试试用这种语言访问Buzzfeed。

应对互联网上出现的越来越多的语种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困难了,而以英语为母语的公司遇到处理非英语字符集问题的时候,事情就变得更加棘手了。

日语使用者会经常使用日文汉字书写系统及其子集来阅读和写入,其包括平假名或片假名等音节字符。他们也可能会选择输入“romaji”的选项,一个日语罗马拼音字符集。

像这样的字符集已被添加到国际标准中,但在标记网页时必须在代码中声明。当面向新的非英语使用市场时,这些问题都增加了工作量。

[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平衡互联网运动场

互联网乍一看就像是一个相当平等的地方,但实际上这里并非一片净土,对信息的自由流动有许多干扰和障碍。这些组织可以做什么来与这种情况作斗争,并将信息传递给每个人呢?

互联网公司经常与试图插手信息流通领域的各国政府合作。他们对政府的审查要求让步,以换取进入新市场的通行证,这些行为已经激怒了数字维权人士。

他们这样做的一种途径是支持政府对反审查工具本身进行审查。维权组织和营利性公司通常会制作虚拟专用网络和其他旨在绕过审查的程序。

苹果公司——其在严重饱和的智能手机市场的收入增长越来越依赖新兴经济体,曾向中国政府做出让步,在2017年夏季将中国区App Store中的VPN工具 下架。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家负责在中国运营亚马逊云服务的公司 禁止了 在其设备上帮助客户规避中国的审查措施的软件运行使用。

有些公司采取了恰恰相反的做法,拒绝做出让步。2010年谷歌声称遭受到有中国政府官方背景的黑客攻击,并且随后从中国撤出。 但是,谷歌最近准备重回中国市场,协商 上架一个迎合中国政府的政策的应用商店。谷歌也 推出了 特供巴基斯坦的YouTube视频服务版本,以取悦当地政府。

所以,对付政府吹毛求疵的审查的商业手段不知何故都涉及了让步。当这些手段也不起作用时,这些公司可能会试图走些旁门左道。Facebook甚至 发布了一款完全不同名的应用来 绕开中国对其服务的禁止。

[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畅通互联网信息流动

我们将如何弥合这些障碍? 选择包括在国际层面上提出网络审查的问题,并试图在来自多个政府的利益相关者之间建立共识。 管制西方公司以阻止他们煽动网络审查是另一个潜在的选择。 其他选择将依赖于能够不断利用自己的工具颠覆越来越复杂的审查技术,像是猫追老鼠的永久游戏。

在2008年,德国黑客组织Chaos Computer Club 发布 一个电子工具包,旨在帮助在中国奥运报道的记者绕过网络审查访问西方网站。 这个工具包使用了Tor洋葱路由机制,也是进入暗网的途径,黑客组织将这个工具包封装在U盘,称之为”自由盘”,并将它寄送给了新闻工作者。

这样的问题本身就很复杂,有很多变动因素,如果真要去做的话,是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审查问题的。

[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克服语言障碍

克服在线语言障碍是一个更容易处理的问题,而且技术可以提供帮助。人工智能在机器智能翻译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使语言障碍越来越难以形成壁垒,但是我们离达到科幻小说的“万能译者”的技术还远着呢,正如最近的新闻显示的:

• Facebook 为错误翻译导致的巴勒斯坦男子因发布“早安”被捕道歉 -Facebook的全自动翻译服务错误地将“يصبحهم”或“yusbihuhum”(正确释义是“早上好”)错误地翻译成“攻击他们”,导致一名建筑工人在耶路撒冷被捕,Facebook不得不对此致歉。

• 中国的微信应用把“黑人外国人”翻译成侮辱性词(N-word) 在中国拥有9亿用户的庞大平台微信将翻译中文“黑人外国人”为英文中侮辱性词语归咎于他们的人工智能软件。该公司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向计算机提供大量数据来训练机器根据上下文选择最佳的翻译。但是这个系统疏于人工监管,导致了不正确甚至令人反感的词语被使用。

谷歌翻译把“ohs booga Wooga”翻译成索马里,人们对此感到非常困惑 -所有的这些数据和多年来数十亿的研发资金显示,机器智能翻译只是翻译个大概,离可信还差得远远的。

 

 

前景是令人兴奋的,互联网不仅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一起,而且使他们能够无缝沟通,无论他们的母语是什么。但我们迈向未来的同时,互联网的阴影也在隐约逼近着。

[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前方有暴风云

由于世界各国政府在政治上的分歧似乎变得越来越大,合作越来越少,危险之处就在于,我们所熟悉的互联网可能会发生改变,进一步分裂乃至隔绝。

政府不仅限制网上信息的自由流通,其中一些甚至颠覆了互联网的底层网络基础设施,从而完全建立了替代网络。

例如,伊朗多年以来一直在建设 一个完全脱离全球网络的, 独立的互联网。德国提起过 建立 一个封闭式的全国互联网的想法,在指控美国监控互联网以后中国和俄罗斯 也产生了 类似的想法。

Facebook迫切期望进入新兴市场,曾 设想 自己公司免费提供互联网服务给
发展中国家的网络使用者。

看起来,互联网分隔真正的威胁并不是像语言障碍这样的天然问题,而是一直存在的决策选择——是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之间竖起墙壁,还是搭起桥梁。

ArtboardFacebook iconInstagram iconLinkedIn iconUnbabel BlogTwitter iconYouTube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