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样说”:流行文化对语言的影响

1 min read
Artwork by Mandraste

我有一个朋友,最擅长“ 她这样说 ”一类的笑话。她有能力将最简单的句子变成一个和性有关的笑话。不用了,谢谢。你应该把黄油涂在上面。你把它弄得这么硬,完全是多余的! 她这样说。 从直截了当到不太明显的笑话,她的幽默与Mariah Carey的5个八度音声域一样多变。

如果你熟悉电视剧《办公室》(The Office),这种笑话对你来说一定不会陌生。为了方便起见,我们称这位朋友为Jane。和 Jane 一样,Dunder Mifflin公司的宾州 Scranton地区分公司经理Michael Scott也是“她这样说”笑话的狂热粉丝。然而很有可能你与Jane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你一生中从未看过一集《办公室》。(那可是你自己的损失,我们说的是74小时的纯娱乐。)她这样说。

那么,Jane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笑话? 她是从我这里听来的吗?我总是无耻地开玩笑,总是试图变得有趣而讨人喜欢。简有比我更酷的朋友吗? 难道她一直在瞒着我看《 办公室》 ? 在一个受媒体、名人和星相术影响的世界里,我不禁要问:流行文化短语是如何进入我们的日常语言的?

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星系中

我们人类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 – 如果你指的是人类的第一个物种,即240万年前的 智人 ;或者你是指150,000 年前的现代智人,即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类。我们进化了,用后腿站起而直立,在世界各地旅行和定居,从游牧向安定的生活方式过渡。在这个过程中,按重要性顺序,我们先后意外地发现了火,发明了轮子,并发现了羽衣甘蓝冰沙的无可否认的益处。

我们生活在团体或社会中,我们因共同习俗和风尚而聚集在一起。史前时代的洞穴绘画就是一个例子。但很难确定,这些早期传统是否真正可以被视为文化的表现形式。

我有一连串的问题,但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它从这样一个问题开始:“罗斯和雷切尔真的分手了吗?” 然后逐渐陷入“不去管它,它真的能为罗斯的行为辩解?” 最后达到逻辑终点:“什么是文化?” 虽然我认为我们不会就“分手没分手“的”辩论达成共识,但我相信,我们可能会接近对文化的可靠描述。Raymond Williams 帮我们提出了 三种可能的定义。他认为文化是:

  1. 智力、精神和美学发展的普遍过程;
  2. 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无论是一个民族的、一个时期的还是一个群体的;
  3. 智力和艺术活动的作品和实践,特别是艺术活动。

然而,社会学家定义文化 为“将人类结合成一个共同体的传统和趋向“。因此可以肯定地说,从史前时期开始,人类就参与某种文化活动。

然而,在那时,它还不能被定义为流行文化,尽管它已是标准化了的实践。你看,流行文化一般 被认为是“在历史某个时期,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本土文化或民间文化,” 它不仅仅是一种形式的艺术表达。

诞生于美国

正如我们今天所知,流行文化结合了音乐、电影、电视节目、书籍和戏剧,还有体育、名人、网络文化,甚至某些品牌或我们吃的食物。比如,麦当劳、耐克和星巴克(特别是南瓜香料拿铁咖啡)、网红猫咪,或 Buzzfeed 测验(根据我们最喜欢的死亡金属乐队告诉我们是什么类型的蛋糕)。

尽管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流行文化,美国媒体产品在全世界的影响力是不可否认的。卡戴珊暂且不说,70-80% 在欧洲播出的电视节目来自美国。就收入来说,好莱坞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制片区(印度是每年发行电影数量最多的电影制片国);2018年,十部 最重要的音乐剧中有七部 是美国的。

如果美国文化充斥了我们的家庭,那么难怪它会对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产生影响,包括我们说话的方式。而且该影响起源于很早之前。我们不只是模仿正观看的节目或电影的人物; 我们也模仿过去的节目或电影。 ”我要给他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报价。” 这句话来自1972年的电影《教父》。《星球大战》中最令人难忘的一些内容来自1977年至1983年发布的三部曲原作。“ 愿原力与你同在”、“这是一个陷阱”、“这些不是你要找的机器人”、不,我是你的父亲 。” 你没念错。这正是他说的。他没有说” 卢克,我是你的父亲。” 多谢90年代的经典电视喜剧《宋飞正传》(Seinfeld),我们才有了用来形容跳过枯燥故事的yada yada一词 更要感谢《好友记》(Friends)最终定义了好友区,并给我们提供了万无一失的搭讪用语 how you doin’?

快进几年,这个单子只会越来越长。更现代的例子包括《我如何遇见你的母亲》(How I Met Your Mother) 中的” 已接受挑战“ 《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里的感叹词 bazinga! 近来最具文化影响力的电视节目之一是《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该节目为我们提供了可以每天使用的短语,例如,” 冬天来了“(当会计Tina走近你的办公桌时,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这句话),或” 什么都不知道,Jon Snow“(当会计Tina说你没有正确报费时,你可以沮丧地使用这个短句)。事实上,《权力的游戏》已经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粉丝群,甚至奥巴马总统在公众场合也提到了”权力的游戏“

无论你的参考标准有多酷(《权力的游戏》很酷,而《实习医生格蕾》就不那么酷),这是一种社区归属感,使流行文化成为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Tim Delaney是社会学家和 《宋飞正传》的粉丝,他最好地描述了流行文化:

“流行文化使同类群体达到一种集体的认同。它在社会中发挥包容性作用,因为它团结了能接受共同行为规范的人们。除了铸造个人服从社会的认同感之外,消费流行文化物品通常会增强个人在同伴群体中的声望。此外,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那样,流行文化与民间文化或高雅文化不同,它为个人提供了改变主流观点和风尚的机会。因此,流行文化吸引人们,是因为它为个人幸福和社会的凝聚力同时提供了机会。“

这是LeviOHsa,而不是LevioSAH

正是这种来自媒体的人与人之间的表达形式,才影响了语言,而并不一定是因为人们接触了这些媒体。这是一些语言学家的观点。英国社会语言学家Peter Trudgill认为:

“尽管有普遍存在相反的观念,电子媒体在语言创新的传播方面并没有很大帮助。人们观看和收听电视机,但并不对着电视机说话。只有发生了面对面的互动,才会产生传播。正是在面对面的互动过程中,理解和接纳才得以实现。“

(…) 换句话说,仅仅接触媒体内容并不足以使其对语言产生真正的影响。无论我们狂看多少节目或电影,我们从这些媒体学到的妙言警句只有在我们开始在日常生活中重现它们之后,才会广泛流传。

Walt Wolfram更进了一步。他承认电视节目和电影至少对语言有某种影响:

“虽然电视节目明显地为词汇库贡献了一些词汇,并促进了一些流行表达的快速传播(…)但媒体影响被夸大了,因为人们不会因为那些与他们没有任何互动交流的媒体人物而重塑他们的日常言行。(…) 恰恰相反,在普通的日常谈话中,大多数人都希望像朋友和熟人那样说话。“

这又让我想起朋友简。她引用从未观看过的电视节目的短语,这并不奇怪。因为她身边有很多《办公室》粉丝老是在开”她这样说 玩笑。并不是因为她一开始学会了这种笑话就想加入有关电视剧的谈话,而是因为这样做让她有了一种归属感。

但是我们不要忽视流行文化对语言的影响。尽管一些语言学家认为媒体在语言的演变中只扮演着很小的角色,正是这些电影、电视、互联网和其它媒体在我们生活中的普遍存在,才将这些短语引入我们的词汇中。

如果没有《办公室》,我们就不会听说甚至使用” 女演员对主教说”这句短语。为了理解他们最喜欢的节目所留下的影响,美国版《办公室》的忠实粉丝将Michael Scott的流行笑话追溯到更晦涩难懂的《办公室》英国原版。“女演员对主教说”这个短语在20世纪40年代的皇家空军中广泛流行,但它可以追溯到爱德华时代。

我不知道你的情况,但我认为“女演员对主教说”这样的话不会那么轻易就从你嘴里吐出来。你猜到简现在会怎么说了吧。

ArtboardFacebook iconInstagram iconLinkedIn iconUnbabel BlogTwitter iconYouTube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