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种语言来统治所有人。应该吗?

1 min read
One language to rule them all. Or not.
Artwork by Nicolae Negura

很容易说我们更关注未来而不是过去。当然,这并不完全正确,过分关注过去可能会为我们带来很多忧虑。我们,作为一个生物物种,往往想象过去是完美的。这是为什么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重新强大)运动 如此强大的一个原因 ,而它 正在煽动着全世界的极端主义团体。

但在我们向前看之前,有时候也需要回顾一下过去。例如,在我们开始讨论 通用语(Lingua franca)的优点和缺点之前,让我们回头看看。

通用语的虚假承诺

你以前听说过通用语吗?

你明白它意味的是什么吗?

它通常被用作一种常用语言或 一种共同言语。牛津英语词典中的定义略有不同:

不同母语的讲话者之间共用的的一种语言。

我最近才发现这个术语指的是一个具体的语言。确实有一种名为Lingua Franca的语言。作为一个历史迷,我写信给那些对语言感兴趣的人,并希望这将为本文的其余部分奠定一些基础,让我分享这个故事。

最初的Lingua Franca并不是第一个通用语

地中海地区一直是文明的沃土。但与其他同样多产的文明诞生地(幼发拉底河或中美洲)不同,在地中海地区,一个国家或帝国接管其余国家的情况相对较少。因此,地中海一直是一个由不同的人、不同的宗教、不同的传统和不同的语言组成的地区。由于有许多航海者,它也是一个贸易非常发达的地区。

那就是最初的 Lingua Franca 产生 的地方。在14世纪,该地区至少有25个不同的国家。为了便于贸易,水手和商人开发了自己的语言:它是意大利语的简化形式,但也借用了法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希腊语和奥克西唐语(法语南部和摩纳哥语)。

奇怪的是,这种Lingua Franca语言并非历史记载的第一个通用语言。例如,在商人开始讲Lingua Franca之前近一千年,阿拉姆语、拉丁语、通用希腊语都是该地区的通用语。这就是语言的运作方式。

One language to rule them all. Or not.

通用语的优点

显然,通用语有其优势。这就是人们创造它们的原因。

能打破地理障碍:邻居们能够互相了解。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用Portuñol语谈话。英国人用一种被称为“又响又慢”的方言与法国人交谈。(作为一种追随英国人的搞笑尝试,一位美国人建议去法国旅行的人 说话时尽可能缓慢且高声,模仿奥斯汀的小说人物那样讲话。)

因此,有史以来,相邻的国家总是能找到一种交易、宣战或求和的方式。当两个素未蒙面、国家和文化均不相同的人初次见面,通用语就派上了用场。

想象一下,一位瑞士奶酪商人在俄罗斯销售,同时有一位中国游客在参观。或者是一名荷兰背包客在哈萨克斯坦登陆后试图购买公交车票。

拥有共同语言可以为你提供一个共同点。它可以让你简单地交流,尝试或 协商简单的交易

例如:

  • 你好!
  • 再见!
  • 多少?
  • 这价太高了!
  • 你一定是疯了!
  • 你想让我卖儿卖女吗?

通用语不仅仅是两个人所说的语言:它是一种语言,让不同国家和文化的人们都可以走进会议室并开始谈论业务。所以一个通用语能 为你节省大量时间

你甚至可以说,通用语 可以防止战争的爆发 –特别是 那些源于翻译错误的战争

回顾一下: 打破障碍,实现交流,节省时间,实现世界和平

听起来不错,对吗?

对。

那么我们应该选择一种语言并宣布它为世界官方通用语吗?

不应该。

One language to rule them all. Or not.

以下是不应该的原因:

首先,我们不能 假设拥有共同语言会使我们有效地沟通

如果你在中东地区的一个露天市场询问地毯的价格,传统的回应是”对你来说免费;这是礼物。“ 所以,如果你对当地习俗和语言了解不够的话,你很可能会拿起地毯,说声”谢谢你“,然后就走人了。但 正如贝鲁特美国大学的Fuad Khuri所说的那样,这些表达只是基本的礼貌和尊重的标志。“中东的买家不会把这话当真,他们会坚持要价。”

换句话说,你可以听懂这些词,但并不理解它们的含义。

此外,请记住,口头言语只是沟通的一部分;肢体语言和礼仪在成功的跨文化会谈中发挥着至关重要作用。在商业往来中尤其如此。你知道如何说“请”,“谢谢”,但这是否意味着你是礼貌的?

其次,与普遍看法相反,通用语不会有助于不同文化的并存

人们总是能更容易地想象出他们熟悉的通用语言。对于大多数盎格鲁撒克逊人(以及许多西欧人)来说,想象全世界都说英语(不是作为母语)听起来非常实用。但世界其它国家地区的人很可能不这样想。

如果你是西方人,你可以做一个简单的练习来理解这一点:

闭上你的眼睛(等看完这句话再闭眼),并尝试用不同的通用语言来想象世界:如果通用语是俄语、汉语或阿拉伯语,你想象中世界是怎样的呢? 不同的人对这些练习的反应会有很大不同。但几乎每个人都会在想象这三个世界中的至少一个时感到陌生。

为什么? 无论你与俄罗斯、中国或阿拉伯语国家有什么联系,你都会开始想象漫游世界各地。你会意识到,语言背后的文化会随着语言的传播而传播。

所以你看,如果只有一个通用语言,更有可能 创造出文化霸权(即盖过其他文化),而不是提供一个让不同文化昌盛繁荣的舞台。

当然,这种情况只会在通用语开始消除对当地语言的需要或使用时才会加剧。那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情,但威尔士就是这种情况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官方语言强加于地方方言时,方言就急剧衰落。在只有100年期间,该方言从49.9%衰落到到18.7%。

最后,俄罗斯和美国(除了白宫以外的所有地方)之间局势紧张,中东的紧张局势依然强劲,亚洲的经济强国试图取得更多认可。我想我们都应该同意,我们真的不需要 给这个世界增添更多的纷争。不需要“哪种语言应该作为全球官方通用语言”这类的问题。

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因为通用语(Lingua Franca)是第一个专门为此目的而创建的语言,而不仅仅是出于实际原因而被许多国家使用的一种语言。但我不完全确定它是那样一种语言。

**1891-1991根据当时进行的英国人口普查。

ArtboardFacebook iconInstagram iconLinkedIn iconUnbabel BlogTwitter iconYouTube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