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会影响你的思维吗?

1 min read
language-shape-think-dialogs
Artwork by Bruno Silva

澳大利亚波普拉(Pormpuraaw)。

在澳大利亚北部约克角的西部边缘,居住着库克萨优里族(Kuuk Thaayore),这是一个土著社区,其语言具有非常特殊的特征。

它们不像英语一样使用右、左、前、后这些词来定义空间,而是使用北方、南方、东方和西方等基本方向。这意味着用库克萨优里语时,你得说诸如”对不起,先生,请向北西北方向移动一点”,或”不要惊慌,但你的东南腿上有一只有毒的蜘蛛”这样的话。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很难理解左右之间的差异…然而库克萨优里语就像出生时就带有内部指南针一样。在白天和黑夜的任何时间,他们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哪里。但那是为什么呢? 只有我这样吗?- 你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知道北、南、东和西这些方位么?

其实,根据研究了土著社区语言的研究员和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Lera Boroditsky的说法 “像库克萨优里语这样的语言人士在保持方位和掌握自己位置方面要比英语人士好得多,即使是在不熟悉的景观或建筑物内。”

那么,语言在这一切中的作用是什么? 库克萨优里语以这种方式思考,是因为他们的语言使他们这样做吗? 还是有其他原因? 语言真的能塑造我们的思维方式吗?

language-shape-think-message2

声誉尽失的争论

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回过头来看看。关于语言影响思维的争论已经持续了多年,这始于人类学家本Benjamin Lee Whorf于1940发表的那篇文章,大意为我们的母语约束着我们思考的能力。

然而,尽管Whorf的理论有著良好的开端,当人们意识到从未有任何实际证据支持他的主张时,这个理论即嘎然而止。所以,难怪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关于语言在思想影响方面的研究已声誉尽失。直到几年前,科学界终于重拾Wholf的理论并开始研究语言是否确实塑造了思维,而在这之前,这个主题几乎乏人问津。

结果非常令人惊讶。事实上,最近的研究表明,当我们学习母语时,我们会获得一定的思维习惯,这会以多种方式塑造我们的经验。

语言塑造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根据曼彻斯特大学语言、语言学和文化学院的研究员Guy Deutscherza在《纽约时报》 一篇文章中 的说法,一种语言不会阻止其使用者思考任何事情,这与Wholf最初的看法不同,但它确实塑造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如果不同的语言以不同的方式影响我们的思想,这不是因为我们的语言允许我们思考,而是因为它习惯性地要求我们思考它。”

语言学家Guy Deutscher ,是《透过语言的镜子 》(Through the Language Glass)和《 语言展开》(The Unfolding of Language)的作者

回到库克萨优里语,并不是说英语使用者不能学习基本方向,而是他们没有像库克萨优里语那样的内部指南针。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因为库克萨优里语的语言习惯性地要求他们考虑基本方向,这就决定了他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如果你学习了库克萨优里语,你就会像他们一样思考?

language-shape-think-message1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情况

在Lera Boroditsky看来,“当你学习一门新语言时,你不仅仅是在学习一种新的谈话方式,你也无意中学习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当然,你的母语与第二种语言之间肯定存在差异。但有趣的是,我们确实通过学习一门新语言来学习新的思维方式。

例如,在斯坦福大学,Lera Boroditsky及其团队教导英语母语者以不同的方式表达时间:

“在一项研究中,讲英语的人使用描述大小的比喻(如希腊语)来描述持续时间(例如,电影大于喷嚏)或纵向的比喻(如普通话)来描述事件顺序(例如,接着的一个月是“下个月”,前一个月是“上个月”)。一旦说英语的人学会了用这些新方式谈论时间,他们的认知表现就像说希腊语或普通话的人一样。“

尽管如此,语言和思想交汇的这些问题远未得到回答。正如北伊利诺伊大学语言学和认知科学教授Betty Birner博士所认为的那样,这实际上可以看作是鸡或鸡蛋问题:“你是否无法思考您不具备词汇来描述的事物,还是因为您无法思考他们而缺乏描述他们的词汇?“

最终,关于语言是否影响思想,没有直接的答案。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至少我们可以不再假装我们的思维都是一样的。

ArtboardFacebook iconInstagram iconLinkedIn iconUnbabel BlogTwitter iconYouTube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