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总是一个新的挑战”

Andrea出生在斯特拉斯堡,她的童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两种生活方式之间度过:“我在法国和意大利两种文化之间长大,因为我的父亲是意大利人。”她与意大利的亲缘关系,以及想要对其意大利根源了解更多的渴望,促使她决定去意大利读大学:“我决定在佩鲁贾(Perugia)的大学学习,因为这里离我父亲的家乡很近。我在那里呆了大约四年,在获得语言协调学士学位毕业之后,我想去更远的地方旅行,探索新的文化和生活方式。“

当Kim Harris作为学生从加拿大移居到德国时,她完全没有想到对语言的热爱会让自己取得今天的成就。在计算机商店工作时,Kim开始为一家英国公司做简单的翻译,由此开启了她的职业生涯,使她成为欧洲语言服务领域的佼佼者。

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从那以后她一直在这个领域工作。如今,Kim Harris是欧洲最成功的一家语言服务机构Text&Form 的联合创始人。她也是 罗塞塔基金会(Rosetta Foundation) 咨询委员会成员,该基金会是致力于促进跨世界各种语言平等获取信息和知识的非营利组织。她还是欧盟翻译倡议委员会编委会成员。

互联网对每个人而言是不一样的。我们如何统一呢?在1969年,当科学家启动第一台互联网路由器时, 互联网的规模只有一个电话亭那么大。 霍尼韦尔的互联网信息处理器只服务于少数研究人员。他们可能已经看到了计算机网络的潜力,但是他们没能预料到其改变世界的程度。根据国际电信联盟(ITU)给出的统计,今天, 全球有53%的家庭可以上网。互联网是一股平衡经济、社会和政治的力量,它使信息比以往更容易地流通到世界各地。全球互联网可能是一件好事,但它并没有消除所有的沟通障碍。互联网分隔的界限依然存在,而且越来越成问题。互联网上最大的障碍之一同样也是人类几千年来所面临的——我们说的语言各不相同。  如果你的网站或在线应用仅使用英文,那么统计数据表明你正在丢失大量的潜在用户。

你和我说的是同一门语言吗?

网络和发展基金会(FUNDRES)是一个专门从事信息通信技术以促进发展的非政府组织,基金会与法语国家组织以及 语言多样性的世界网络组织Maaya一同合作,探究网络上的语言使用状况。基金会在2017年6月的 分析报表显示 虽然英语使用仍然居多,但它已不再占主导地位。22.2%的网民使用英语作为母语,但也有20.5%的网民使用中文,9.1%的网民使用西班牙语。其他流行语言包括法语(5.6%)和德语(3.1%)。在FUNDRES的统计数据中,最显眼的是产出比率。产出比率是指互联网中不同语言所产出的内容比例与该种语言的互联网使用者比例之比。尽管使用英语作为母语的用户只有互联网的五分之一多一点,但在互联网中有近三分之一(32%)的内容以英语呈现。这使得英语呈现内容与英语使用者的比例达到1.44,是所有语言中最高的。 产出比率大于1意味着一种语言被更多地使用,因为它产出的内容比例超过了该语言使用者的人数比例。可以预见的是,其他有同样情况的语言主要在西方发达国家中使用,因为这些西方国家最早开始使用互联网。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的产出比率都超过了1。相比之下,汉语的这个比率略低。互联网用户中有20.5%是汉语使用者,而在线内容中只有18%是以汉语呈现的。有类似情况的语言还有葡萄牙语、孟加拉语、乌尔都语和印地语。在互联网上排名前15的语言中,产出比率最低的两种语言是阿拉伯语和俄语。随着全球更多的人上网,这些差距将变得越来越重要。皮尤研究中心 发布的报告显示 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用户正在涌向互联网。在2013年,21个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中位数为45%的人表示至少偶尔使用互联网或拥有智能手机。这个数字在2015年上升到54%,其中来自马来西亚、巴西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互联网新用户比例最大。[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国内和国际差异

别以为你的互联网产品或服务只有在面对这些新兴市场时才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在日益全球化的经济中,语言差异也在国家内部出现。一项2014年 美国slate杂志发布的人口普查分析 探讨了美国所有州中英语以外的最常用的家庭语言。压倒性的结果是西班牙语(在FUNDRES分析中产出比率较低,为0.88)。同样的Slate地图,探究了所有州中除英语或西班牙语以外最常用的语言,产生了令人眼花缭乱的一系列结果。结果中出现了美洲原住民语言,德语和越南语的使用者占比也令人瞩目。谁能知道加利福尼亚州除英语或西班牙语以外最常用的语言是他加禄语?试试用这种语言访问Buzzfeed。应对互联网上出现的越来越多的语种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困难了,而以英语为母语的公司遇到处理非英语字符集问题的时候,事情就变得更加棘手了。日语使用者会经常使用日文汉字书写系统及其子集来阅读和写入,其包括平假名或片假名等音节字符。他们也可能会选择输入“romaji”的选项,一个日语罗马拼音字符集。像这样的字符集已被添加到国际标准中,但在标记网页时必须在代码中声明。当面向新的非英语使用市场时,这些问题都增加了工作量。[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平衡互联网运动场

互联网乍一看就像是一个相当平等的地方,但实际上这里并非一片净土,对信息的自由流动有许多干扰和障碍。这些组织可以做什么来与这种情况作斗争,并将信息传递给每个人呢?互联网公司经常与试图插手信息流通领域的各国政府合作。他们对政府的审查要求让步,以换取进入新市场的通行证,这些行为已经激怒了数字维权人士。他们这样做的一种途径是支持政府对反审查工具本身进行审查。维权组织和营利性公司通常会制作虚拟专用网络和其他旨在绕过审查的程序。苹果公司——其在严重饱和的智能手机市场的收入增长越来越依赖新兴经济体,曾向中国政府做出让步,在2017年夏季将中国区App Store中的VPN工具 下架。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家负责在中国运营亚马逊云服务的公司 禁止了 在其设备上帮助客户规避中国的审查措施的软件运行使用。有些公司采取了恰恰相反的做法,拒绝做出让步。2010年谷歌声称遭受到有中国政府官方背景的黑客攻击,并且随后从中国撤出。 但是,谷歌最近准备重回中国市场,协商 上架一个迎合中国政府的政策的应用商店。谷歌也 推出了 特供巴基斯坦的YouTube视频服务版本,以取悦当地政府。所以,对付政府吹毛求疵的审查的商业手段不知何故都涉及了让步。当这些手段也不起作用时,这些公司可能会试图走些旁门左道。Facebook甚至 发布了一款完全不同名的应用来 绕开中国对其服务的禁止。[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畅通互联网信息流动

我们将如何弥合这些障碍? 选择包括在国际层面上提出网络审查的问题,并试图在来自多个政府的利益相关者之间建立共识。 管制西方公司以阻止他们煽动网络审查是另一个潜在的选择。 其他选择将依赖于能够不断利用自己的工具颠覆越来越复杂的审查技术,像是猫追老鼠的永久游戏。在2008年,德国黑客组织Chaos Computer Club 发布 一个电子工具包,旨在帮助在中国奥运报道的记者绕过网络审查访问西方网站。 这个工具包使用了Tor洋葱路由机制,也是进入暗网的途径,黑客组织将这个工具包封装在U盘,称之为"自由盘",并将它寄送给了新闻工作者。这样的问题本身就很复杂,有很多变动因素,如果真要去做的话,是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审查问题的。[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克服语言障碍

克服在线语言障碍是一个更容易处理的问题,而且技术可以提供帮助。人工智能在机器智能翻译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使语言障碍越来越难以形成壁垒,但是我们离达到科幻小说的“万能译者”的技术还远着呢,正如最近的新闻显示的:• Facebook 为错误翻译导致的巴勒斯坦男子因发布“早安”被捕道歉 -Facebook的全自动翻译服务错误地将“يصبحهم”或“yusbihuhum”(正确释义是“早上好”)错误地翻译成“攻击他们”,导致一名建筑工人在耶路撒冷被捕,Facebook不得不对此致歉。• 中国的微信应用把“黑人外国人”翻译成侮辱性词(N-word) 在中国拥有9亿用户的庞大平台微信将翻译中文“黑人外国人"为英文中侮辱性词语归咎于他们的人工智能软件。该公司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向计算机提供大量数据来训练机器根据上下文选择最佳的翻译。但是这个系统疏于人工监管,导致了不正确甚至令人反感的词语被使用。• 谷歌翻译把“ohs booga Wooga”翻译成索马里,人们对此感到非常困惑 -所有的这些数据和多年来数十亿的研发资金显示,机器智能翻译只是翻译个大概,离可信还差得远远的。前景是令人兴奋的,互联网不仅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一起,而且使他们能够无缝沟通,无论他们的母语是什么。但我们迈向未来的同时,互联网的阴影也在隐约逼近着。[mkdf_separator class_name =“”type =“normal”position =“center”color =“”border_style =“”width =“”thickness =“”top_margin =“”bottom_margin =“”]

前方有暴风云

由于世界各国政府在政治上的分歧似乎变得越来越大,合作越来越少,危险之处就在于,我们所熟悉的互联网可能会发生改变,进一步分裂乃至隔绝。政府不仅限制网上信息的自由流通,其中一些甚至颠覆了互联网的底层网络基础设施,从而完全建立了替代网络。例如,伊朗多年以来一直在建设 一个完全脱离全球网络的, 独立的互联网。德国提起过 建立 一个封闭式的全国互联网的想法,在指控美国监控互联网以后中国和俄罗斯 也产生了 类似的想法。Facebook迫切期望进入新兴市场,曾 设想 自己公司免费提供互联网服务给 发展中国家的网络使用者。看起来,互联网分隔真正的威胁并不是像语言障碍这样的天然问题,而是一直存在的决策选择——是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之间竖起墙壁,还是搭起桥梁。 ...

本周将有超过6万人来到里斯本参加 网络峰会。我没说谎,去年的峰会就是人山人海。就像世界到了尽头,而里斯本是地球上最安全的地方似的。不过,我很快意识到,这是因为网络峰会的所有活动才让人们产生了这样大的错觉。事实远非如此。在会场之外还有很多精彩活动,如果Altice Arena的活动场所一关灯就回家,那是多么的不明智。对有兴趣了解下周网络峰会之外活动的朋友,我们已经列出了最受欢迎的配套活动安排。从时髦派对到虚拟现实聚会,从游艇上的鸡尾酒会到参观全市的创业公司,一切尽在其中。

里斯本创业公司之旅

日期:11月6日 地点:里斯本的顶尖创业公司 时间:下午1点30分渴望见识里斯本最好的创业公司? 这项 里斯本创业公司之旅已经是第三次举行,我们会载您前往并向您介绍本地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均被《连线》(Wired)杂志评为欧洲最佳创业公司。要了解的创业公司包括Aptoide(世界第三大应用商店)、Talkdesk(全球发展最快的创业公司之一)或Uniplaces(改变学生住宿市场的创业公司)等。对了,Unbabel也是这次参观的一部分,如果您有兴趣光临我们的办公室,我们会非常欢迎(我想您得选择参观行程的5号路线)。听起来还不错吧? 那么,快来购票吧.

Unbabel游艇

时间:11月6日至9日 地点:Marina Parque dasNações 时间: 预订会议今年在Unbabel,我们将会面提升到新水平。我们将在网络峰会会场旁放置一艘游艇,欢迎您的到来。与我们的领导团队在那里见面,并进一步了解Unbabel将如何利用其人工智能技术结合人工润色的翻译服务帮助您的企业走向全球化。在这里预订会议 请记住,我们提供的会议时段非常有限。如果您无法成行,我们还可以在别处一起喝一杯,或者在网络峰会现场的展台见面。

VR领域的女性:网络峰会见面会

日期:11月7日 地点:通讯博物馆(Communication Museum) 时间:下午6点VR被称为新的同情机器,所以难怪这么多女性在这个领域捷足先登,下周您就会见识这样一些女性。里斯本的这次VR见面会由Portuguese Women in Tech和NowHere Media主办,以女性在将媒体制作和传播带入新未来时代中所起到的作用为主题,通过讨论和网络活动的方式让您一睹这些在VR、AR、360、交互、混合现实和讲述故事领域出类拔萃的女性的风采。在这里免费 报名。

时髦派对

日期:11月7日 地点:超时工作室(Time Out Studio) 时间:晚上10点这绝对是城里最好的派对之一。这个时髦派对由Beta-i与La French Tech联合主办,会将超时工作室嗨翻天。他们将举行一场现场音乐会,由名为Cais do Sodré Funk Connection的葡萄牙乐队表演,届时还有很多时尚DJ前来助兴。 去年的派对门票很快售罄,如果您热衷于放克音乐,那么必去之处就是 这里.

夜间峰会

日期:11月6日至9日 地点:里斯本周围 时间:晚上7点精彩必须继续! 网络峰会主场地一天的活动结束之时,正是夜间峰会盛况开始之际,网络峰会团队为您准备了一系列酒吧畅饮和派对活动。11月6日晚上8点至午夜,Bairro Alto和PríncipeReal的120间酒吧将轮番举行120次畅饮活动。本地主办方将带领参加者小组前往各个酒吧,包括里斯本最受喜爱的PavilhãoChines、Gin Lovers、Double 9、Decadente和Maria Caxuxa等。11月7日,网络峰会将占据Pink Street和Cais doSodré。超过25家酒吧将举办欢乐时光特价活动,其中包括Caravelas鸡尾酒酒吧、PensãoAmor、Espumanteria和La Puttana等。最后在11月8日,他们将在LX Factory举行夜间峰会。您可以在30多家不同的餐厅和酒吧享用美食和饮料,还有机会欣赏一些超棒的音乐表演,并俯瞰里斯本25 de Abril大桥的壮观景色。点击 这里 了解更多信息。

Bea.to 研讨会

时间:11月7日至9日 地点:Beato创意中心(Hub Creativo do Beato) 时间:下午6点至凌晨2点Beato创意中心是本市的新亮点,因此里斯本市政府、创业里斯本机构(Startup Lisboa)和创业葡萄牙机构(Startup Portugal)将向全世界展示这里。他们称其为“来自技术、创业、数字和流行文化等领域梦想家的3天游乐园”。要了解更多有关此活动的信息,请查阅 这里。祝2017网络峰会圆满成功🙂 ...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葡萄牙的创业公司谈到了在网络峰会期间要在里斯本做什么,以及它们会让外国人做什么事?

嗨,我是Ed,我一年前搬到了里斯本,加入了Unbabel,担任合伙企业的副总裁。在伦敦度过了5年充实的岁月之后,我下定决心要借助Unbabel朋友的些许帮忙来彻底了解Lisbon。

我去过各种不同的地方、餐馆、酒吧和咖啡馆。从我一生中吃过的最好的海鲜到我在城镇中最喜欢的墨西哥餐馆,乃至最棒的葡萄牙塔帕斯到里斯本最好的葡式蛋挞(不是贝伦的那种)。

所以,如果你来里斯本参加2017年网络峰会,请抽点时间远离这股科技狂热,看看下面这些推荐。

请注意,这是一个很长的列表(但滚动查看很容易)。

客户支持经常有个恶名。这很奇怪 因为每个在客户服务工作的人也清楚知道身为客户是什么感觉。他们也明白体验优秀和糟糕客户服务的感觉。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客户服务的运作过程在传统上一直显得糟糕,而非杰出呢? 过去的管理团队创造了一个客户支持无法传达的环境 : 

客户支持错误
结果
支持功能的所在位置与业务的其他部分不同。
支持背离了 成功在业务其他部分的 ‘定义’ 。客户的投诉和询问从来没有反映到产品路线图中。
硬指标:通话/电子邮件/在线聊天数量,以及它们的解决率。
服务质量丶提供解决方案和客户满意的能力变得无法估计和忽视。
被视为商品的团队:随时可重整/可更换。
团队行为反映了随时可重整/可更换 他们不相信该企业丶也没有将客户支持当作一个长期职业。
 大部分客户服务运作或多或少都会犯这些错误。请注意:这些是结构性问题,这些缺陷在 在单一客服雇员被雇用之前已经存在。 幸运的是,世界正在发生变化。消费者在很多行业都有选择, 而服务正成为这些选择的一个区别因素。当客户遇到了不好的服务,他们会告诉他们的朋友 (和在社交媒体上向这个世界反映)。 事实上,生气的客户会向 16个朋友抱怨。 许多在线服务也在年度经常性收入 (ARR)中获得了收益,这表示次等的支持将随著客户流向其他地方而造成业务亏损。  另外,消费者对于 快速丶高效丶全渠道 支持的广泛需求意味着标准已经为所有人提高。 然而,在全渠道的世界里,跟上这个需求是有挑战性的;即使你很幸运地正在从头建立客服支持运作。所以企业必须使用 <span class="attrlink url...

您大概已感觉到在线视频是无处不在的。Facebook丶Twitter丶当然还有YouTube本身。而且数字令人惊讶。  根据 思科的研究表示,到了2020年,在线视频将占所有消费者互联网流量的80%以上。  每天有50亿个视频 在Youtube上被观赏, 这相当于5亿小时。  而在Facebook上,每天则是有80亿个视频, (其中85%的视频 是在 无声音的状况下被观看)。 令人难以置信的丶不可阻挡的视频兴起,就像之前所有形式的网络内容一样,迅速遇到了全球交流语言的 最后障碍。  如果您想让视频进行文本转录,并翻译成不同的语言,您可能 得遇上 很多困难。  通常您会让某人手动进行音频的文本转录,等待转录,将其发送给翻译社,然后需要数周的时间方能完成最终翻译。更别提如果您创建的是有时效性的内容,-这整个过程根本就是一场噩梦。   这真的很令人沮丧。您知道让视频具有多语言的内容将为您带来全球的观众,以及更好的参与度和成果,但这么做太麻烦了。  文本转录和翻译传统上都感觉像是在您应该能够打开水龙头时,还得从井中用水桶汲水那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Unbabel创建了一个简单的服务来帮助您进行视频的文本转录和翻译。 

介绍 Unbabel for Video

使用 Unbabel for Video,任何人都可以进行视频的文本转录和翻译,并吸引全球观众。   通过机器与人力的结合,我们能够转录和翻译您的视频和音频内容,以数十个语言配对将可搜索的时间戳文本返回。  结合了 最先进的神经元机器智能翻译 (NMT)和社区内50,000多名强大的双语编辑员的努力,以尽可能高的质量提供快速翻译。  下面的视频 在短短7个小时内被处理丶准确转录丶翻译成具有人类质量的内容,并配上五种字幕语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53&v=UvniNGPyeBc使用 Unbabel for Video,您将获得准确的人工质量文本转录。没有错别字,也没有不同步。这将允许您使您的音频和视频内容可以被找到和搜索,它将帮助您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向您的内容添加多语言字幕,使其触及全球的观众。  准备试试吗? 点击 这里 并开始使用。  ...

认识丹尼尔·惠灵顿

丹尼尔·惠灵顿是一个手表品牌,因流畅和永恒的设计、可互换的NATO表带以及中档价格定位而闻名。于2011年成立于瑞典斯德哥尔摩,到2017年的二月该企业成为欧洲发展最快的企业, 三年时间里增长率超过4500%。  零售业遍布全球,该公司在电子商务领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中包括在社交媒体上的全球关注度 (丹尼尔·惠灵顿在Instagram上有超过300万的关注者)。它也与旗舰零售品牌合作,在世界各地的商店也拥有成熟的经销商网络。丹尼尔·惠灵顿今天仍然是一家私营公司,因此估值有所不同,但一般认为价值在2亿美元左右。

多渠道支持作为品牌承诺的一部分

丹尼尔·惠灵顿在短短五年里的惊人增长有一部分是挑战,一部分是福运。一方面快速扩张对于任何企业就像是过山车,公司不得不努力跟上需求。事实上客户服务功能与其余运作差不多。  另一方面,该企业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些老牌公司曾经历过的遗留问题,即传统的“淘汰并取代”模式下的客户支持系统,以满足当今客户日益增长的需求——他们希望在任何渠道上都获得快速服务。  相反,支持已经 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该公司的政策一直都是将服务/支持视为协调和无缝客户体验的一部分,与营销、电子商务和社会商务并行。毕竟,利用社交媒体销售的企业应该在多个渠道中为其客户提供服务。这是品牌承诺的基本部分。 对于 Randolph Heyrowsky,, 丹尼尔·惠灵顿客户服务的负责人来说,他的工作很明确:履行该品牌承诺,与此同时业务继续以惊人地速度增长。通过使用技术,他可以优化和衡量每次互动的质量,并在不牺牲参与度的前提下降低成本。

建立一流的CS功能

Heyrowsky方法向来是具有整体性和战略性的,它创造了一个能让Unbabel自然融入的客户服务环境并且展现出明确的价值:
  • 连接业务: 与其他部门紧密合作,从而确定成为危机前的潜在问题,并根据客户体验和业务影响制定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 开发 一个 度量指标:精炼代表客户和品牌期望的关键绩效指标(KPI)(在丹尼尔·威灵顿的例子中,这些指标是客户满意度(CSAT)评分、快速回复、问题解决时间,当然,还有净推荐值)。
  • 部署技术: 直接针对这些关键指标的委员会工具。
Heyrowsky意识到,尽管在三大洲拥有几十名代理人,办事处分布在斯德哥尔摩、深圳、纽约市和洛杉矶,可是语言覆盖面上总是存在缺口。这是可以预料的 但是,对于一个寻求在每个渠道上使用每位客户所选择的语言来与之沟通的公司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这促使了寻找一个技术解决方案来处理这些特定的情况:
  • 在建立内部团队经济上不适用的情况下,提供本地化语言。
  • 尽管内部有专门服务,提供语言在回复客户方面仍然花费太多时间,因为对支持的需求是罕见的高或者母语代理不可用。
Unbabel是一个必然之选,特别是因为其可扩展性:Unbabel服务允许丹尼尔·惠灵顿通过近乎实时的激活服务来满足不断变化的需求。但同样重要的是,它很容易部署。丹尼尔·惠灵顿客户服务团队使用 Zendesk 管理客户互动,并且 Unbabel 以本地语言进行整合。这不仅引领Hrowrowsky快速走向市场,同时也赋予他对于 Unbabel 致力于 Zendesk,并且将与 Zendesk的产品路线图保持高度一致一同成长的信心。这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为这显著降低了商业风险:零售商不想突然发现其技术合作伙伴有了不同的优先考虑。 随着与 Zendesk的成品整合,丹尼尔·惠灵顿(Daniel Wellington)的服务运作获得了 Unbabel端到端的优化翻译平台:
  • 客户端特定字典 例如 手表名称)
  • 一个自主学习的人工智能(AI)语言引擎可以提高每次对话的可靠性。
  • 优化人工审核。
  • AI质量控制。
随着业务的发展,它带给Heyrowsky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来扩大客户服务运作,而不会面临相应的交付成本的上涨, 或者确有的风险,即当一个品牌的服务功能无法维持,品牌的声誉就会发生损害。

来自客户世界的大量CSAT改进

部署 Unbabel 很简单 <span...

“这对我来说一直都是很愉快的事情”

Rebecka在芬兰的西海岸一个叫做Larsmo (Luoto)的小城市里出生和长大。Larsmo位于由大约360座岛屿及礁岛所组成的大型群岛的中部,是其中一座较大的岛屿,该岛覆盖了高耸的的松林,拥有多个小镇以及芬兰最大的淡水湖Larsmo湖。  Rebecka回忆说:“这是一个每个人几乎都彼此认识的地方, 一个有很多森林和水畔的小地方”。 您可能会认为芬兰语是芬兰的主要语言,但正如Rebecka所指出的那样, 芬兰实际上是一个拥有两种官方语言的国家:芬兰语和瑞典语,”这就解释了为什么Rebecka的母语是瑞典语。  事实上,一直到2014年,瑞典语才成为Larsmo的唯一官方语言。 我的芬兰语实际上很糟糕,但我仍然能使用和理解一点点,”Rebecka这么说。而英语已经成为她最好的第二外语。  “虽然英语不是我的母语,但我的英语相当流利。由于你随处都可以在音乐丶电影丶文章丶书籍中听到看到,所以英语对我来说相当容易。” 在瑞典语和英语之间互相翻译是最为契合自然的,但她的语言知识并不限制于此,因为她在法国待过一年后也略懂法语,而且在过去的学校修习中也学习了一点德语。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拥有学习和理解外语的渴望:  我一直以来都对语言怀有热情,所以翻译及尝试了解不同的语言对我来说一直都是很愉快的事情。 Rebecka在一年半前开始担任Unbabel的双语编辑员,而且一直有许多令人惊喜的时刻。  “在 Unbabel的工作时间中,有很多有趣的翻译要去修正。有时你会发现自己对一些疯狂的组合词大声地笑了起来, 这妙极了!”她喜欢远程工作的灵活性,98%的时间都在使用她的笔记本电脑,并且可以离开桌子到她最喜欢的工作地点: 我的床丶阳台丶天气好的时候甚至可以去户外!”  她在工作时不聆听音乐 我只能听一些好听的蒸气波音乐,否则会转移我的注意力” 她专注于她周围世界的声音: "这有助于我造出有意义的句子。”  ...

Facebook Instagram LinkedIn Twitter YouTube Menu Toggle